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黄喻]他们-03

 

 

--数字无关,只是短篇集结

 

--黄少天生日快乐!!!

 

--CWT37上发放的生贺特别无料里唯一的新稿(。

 

--其实我是当成黄喻黄来写的

 

--总之一生爱黄少,剑圣大大再拿十个冠军!

 

--生日三连发的第一弹(应该是)

 

以下正文

 

经理说不运动只打游戏人就会长肥,长肥到国际PS大师都救不了的地步以后广告约就会减少,广告约少战队就没钱给你们打游戏了。于是大手一挥敲定了蓝雨的登山健行活动。

 

   「我靠啊这压力山大的……」

 

    看着延着山棱线漫漫无尽向上的阶梯,一群宅男简直要哭出来。连最喜欢户外活动的李远都一脸生无可恋。

 

    就经理一个人豪云壮志地往上冲。

 

   「我说登山健行这种事不是应该等有车有房生活幸福美满想要好好享受退休第二春的中老年人才该做的吗,我们这些正青春年少风华绝代的时候应该去海滩啦椰子树啦风帆啦等等充满蓝色风格的地方才对啊!」

 

   「黄少,吵,天气都被你吵热了。」

 

   「我去小卢你这什么反应!夏天本来就很热是正常现象!而且像你这种十几岁的年纪也最适合山了啊青年当自强,快追上前方的经理去。」

 

   「少天,小心脚下。」

 

   「哎队长你也小心啊,这阶梯有长青苔的。话说以前看小说是不是可以从青苔的位置分辨出方位啊,你看我们现在正往哪边走?」

 

   「嗯……早上十点太阳在这个位置……所以那边是北方,我们朝西北走。」

 

   「……队长你太强了我又爱上你一次了。」

 

    蓝雨远征队逐渐分成三个集团:经理、靠着年轻气盛的卢瀚文、还有宋晓在最前头第一集团──不愧是大心脏;不快不慢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居中,一边聊一编悠闲地走;走几步路就开始嚷着要休息的郑轩和一大群为了逃避话痨的其他成员落在后头。

 

    黄少天和喻文州研究着那边树杈上奇怪的土堆成的巢究竟是蚂蚁的还是蜜蜂的家,顺便挖空脑袋复习了两个人都记不太清的蚂蚁蜜蜂的繁殖方式──老子可是文科生啊,黄少天说。

 

    所以当他们回过神来时,附近谁都没有。还没来吧,喻文州说,提议他们在树下先等等,顺便歇会儿。郑轩那只乌龟,黄少天鄙视他,但注意很快又被天上的鸟给吸引过去──欸队长你看那是不是喜鹊啊羽毛蓝黑蓝黑的。

 

    但是一刻钟之后,他们终于确定他们和大部队彻底脱离了。

 

    卧槽这里手机没讯号!文州我们遇难了!荒野求生!你和我两人相依为命!私奔到天涯海角只要有你在!落难了还很兴奋的黄少天举高手机四处转悠,尝试着和看不见的电波接连上。喻文州则想起刚才的确是有个岔路来着。

 

    走岔就走岔呗,也不是没法自己回家。黄少天和喻文州秉持着都走到这了再累也要走完的完全不符合沉没成本的心态继续悠哉地散步,好像天地间就真的只剩他们两个人。

 

    岂料午后雷阵雨来得这样突然。大水几乎是紧接着灰云而来,哗啦哗啦把世界整个调暗。黄少天却阻止了正打算从包里拿出折迭伞的喻文州,摸出把开山刀就割下了路旁的姑婆芋──还贴心地拿塑料袋包起了断口免得中毒──说这样才是浪漫。喻文州看着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接过。

 

    想当然尔两片叶子遮不住这么大的雨势,两个人很快就林得全身湿透,喻文州忍不住想还好有事先把手机放进另外的塑料袋里,不然下山后可能真的会遇难,黄少天却没有半点复杂的心思,把额上的湿浏海往后梳,笑嘻嘻地看他。

 

    黄少天这造型让他看上去比平常成熟了许多,加上雨让身上的衣服便得贴身,配上瞇细却散发光彩的眼神和微为勾起的嘴角,硬生生给她弄出了性感潇洒的味道出来。喻文州凑上前去,帮他把漏掉的一搓岁法往脸侧拨,便看到他的脸渐渐地红了。

 

    那还是他熟悉的少天。

 

    雨渐渐地歇了,远方的山峦被白雾包围,模糊地像是某种虚幻的仙境,喻文州忍不住抓住黄少天湿答答的手,觉得偶尔淋下雨也挺不错的,浑身舒爽。

 

    而且与你私奔到天涯海角,似乎也不错。

评论
热度(9)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