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7+5=12][五期]方銳篇(02)

=繼續除草

=方銳大大今天依然也安定地蹦躂著




「火鍋——!!」

方銳在床上抱著枕頭滾來滾去,吼了今天晚上不知道第幾個嗓子,被吳羽策拿著一本文學史筆記扔了過來。

「吵死了。」

「吳羽策同志這你就有所不知了,火鍋堪稱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促進了文明進步科技發展,甚至可以達到世界和平的最終夢想。」

吳羽策完全不想理他。

「——不管,我要煮火鍋,我要在宿舍吃火鍋。」

「……火鍋?好。」剛回來的周澤楷聽到最後三個字簡直不能再同意,火鍋就是正義。

結局就是吳羽策看著方銳從家裡偷渡來的一大堆鍋碗瓢盆和周澤楷懷裡抱著的兩顆大白菜,覺得自己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會遇到一雙奇葩——嗯小周可能是被騙的。

本來還想等宋曉回來兩個人一起把校草給拉出姓方的毒手,就看到那貨站在門口拿著卡氏爐和瓦斯罐,一臉天大地大火鍋最大的笑容。

「跟登山社借來的裝備。」

還能不能行了。

 

不過吳羽策心態也轉變的挺快,轉身便跑去開窗——他們這間房窗戶面山,就算飄出煙也不怕被抓包。周澤楷躲躲藏藏地避開其他人的視線,去公用廁所洗白菜——所以說,宿舍不准開伙的規定還真麻煩。方銳一邊在大鍋裡扔了兩塊湯塊一邊碎念著真羨慕住外頭的可以愛煮啥就煮啥。

一堆男人吃火鍋也沒那麼講究,水開了丟東西下去再撈起來就是了,造理說就算是方銳也整不出什麼蛾子來的。

造理說。

「臥槽方銳你敢不把凍住的肉分開直接整盒倒下去試試看!信不信我拿魚丸糊你眼睛!」

「……吳羽策,你筷子上戳的那顆魚丸還沒熟。」

「等等小周你在做什麼!你手上那是什麼!紅紅的一罐!」

「……沒味道。」

「沒味道你也不能把整罐辣醬倒到湯裡啊!」

宋曉看著吳羽策扔回魚丸後跑去追打方銳和周澤楷,默默地在一旁端著碗,眼明手快地搶了一個浮起來的蝦餃──雖然浮是浮起來了,但有一半還沒解凍,咬起來嘎嘣脆。

大學生──尤其是大學男生的腦波是沒有極限的。

 

方銳不知道從小冰箱裡拖出一手啤酒,暢快地灌了一口覺得自己實在不能更機智。冬天、火鍋、啤酒,組合起來根本是人間天堂有沒有。而且,他邊嚼著大白菜邊想,不說,這湯頭還真好喝。傳香千里有沒有,在宿舍自己煮方便又輕鬆,邊際效益高得不得了。就是別讓舍監發現了半夜來敲門,被罵是小事萬一被退宿他們只能蕭瑟地露宿街頭以天地

叩叩叩!

「靠!」方銳嚇得手一滑,魚蛋落到了拿碗的手上,很燙。

「吳羽策我來給你下次廣播要用的文章,臥槽你們竟然在……唔唔唔!」李迅一開門就被宋曉塞了一顆蛋餃,吳羽策立刻俐落地關上門落鎖。

「好了,現在你也是共犯了。」宋曉看著被燙得雙目含淚的李迅,笑得十分純良。方銳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背,遞給他一個空碗。

「我靠方銳你真的太天才了!竟然想到要在宿舍煮火鍋!火鍋萬歲!」李迅坐在吳羽策的床上,說出了方銳一直很想聽的話。

果然只有李迅大大是我的小夥伴,方銳想。

 

/

 

身為廣播社的社長,李迅大大對於男神的寢室還是挺好奇的。雖然平常因為和吳羽策與方銳相熟的緣故,他也沒少進這個房間,但能近距離貼進男神大大的私密小空間對一個以廣播與八卦為生命的人而言完全就是個越多越好的機會。他還夢想著在自己畢業之前能夠做一個完整五集《直擊!你所不知道的周澤楷》的廣播特集。

尤其現在這種酒足飯飽的狀況下──李迅看了看還沒喝完的啤酒,邪惡的心思一汩汩往上冒。

方銳接收到了李迅的眼神,不動聲色的給大家發了一瓶啤酒。李迅大大偷偷給他豎了個大拇指。不愧是小夥伴!

火鍋會在兩個壞心思和另外兩個無聲的默許之下成了飲酒會──目的是灌醉周澤楷的飲酒會。

最後他們把之前趁著特價買的一冰箱啤酒全部喝光,半醉半醒間方銳撲向他的室友們嚶嚶嚶地假哭說我要一輩子和你們住在一起,被同樣有點微醺的吳羽策華麗地一腳踹開。

至於最後李迅大大的校草醉酒實況到底有沒有完成呢?廣播社社長揉著太陽穴說那天的情形他不記得了。

而方銳再度睜著他據說十分真誠的大眼睛對著一群藥學系的萌妹子說:「你們都不知道,小周他啊喝醉酒的時候,會跳脫衣舞喔……」


评论
热度(36)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