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7+5=12][五期]周澤楷篇(01)


斷個後路的印量調查在這裡、目前灣家限定→http://goo.gl/forms/ZPR0b2aGKG

 


=====方銳大大今天依然很蹦躂=====

 

好學生周澤楷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被老師罵還是在小學那會兒。原因是別班有兩個妹子因為他打起來了,護短的老師便跑到隔壁教室罵人。小周澤楷覺得很無辜,他連那兩個女生長什麼樣子是圓是扁都不知道。從此以後女生——至少大部分的女生——在他眼裡都跟妖魔鬼怪差不多。

大學以後有次他們整寢一起去吃熱炒又點了好幾瓶生啤,熱氣一上腦他就不小心把這件事講了出來,結果換來室友們無情的嘲笑。

「不行我絕對要治好你的女生恐懼症!」方銳豪氣千雲地在月色下大喊,高舉的傘像將出征的十字軍的利劍,只是不知道這唐吉軻德是被酒浸壞了腦袋抑或是骨子裡的鬧騰基因作祟。

半夜被迫放下作業被拖出門去的周澤楷表示十分鬱悶,想委婉地提醒他門禁時間快到了卻被果斷地無視。一旁的宋曉拍拍他說沒關係,大不了等等爬牆翻回去,或乾脆露宿街頭算了。

周澤楷覺得自己十分想念躺在桌上的習題。

「方銳你想搞什麼?」吳羽策環著手看著方銳,似乎只要那個回答沒有讓他滿意他就會直接一拳灌下去。

「唉,你們都不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情人節啊。所以你不覺得我們應該現在回去睡覺養精蓄銳以全副武裝面對明天朝小周襲來的巧克力大軍嗎?」

他們寢其他三個人的皮囊都不算差,但情人節所收到的巧克力加起來都沒有像周澤楷那樣——全部融掉的話說不定可以填滿五個游泳池呢,宋曉說。

「嘖嘖這你就不知道了,小周的女性恐懼症的癥結就出在這裡!那些妹子們都太主動了,像豺狼虎豹一樣直接撲過來,這種陣仗阿諾史瓦辛格跟成吉思汗都要嚇尿了好不?所以說不能傻傻站在那邊等他們攻過來,我們應該要主動出擊,像是在獅子懶洋洋趴在那邊的時候跑過去摸摸他就會覺得他特別可愛一點都不恐怖,這是一樣的概念。」

不,應該還是會覺得很恐怖……周澤楷在心裡默默的吐槽。

「所以你到底要做什麼。」吳羽策冷冷地看著方銳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一把烏克麗麗,覺得拳頭有點癢。

在女宿樓下談琴唱歌到底是哪個年代的流行!

 

/

 

路燈的黃光忽明忽暗,冬天的風蕭瑟地吹亂了逐漸被拉長的影子。方銳走在最前頭,拉著周澤楷笑得不懷好意。

走在後面的宋曉覺得今天夜色真美,是個適合來個夜間散步的好天氣。

吳羽策則是陷入一種矛盾的思考境界——一邊是想狠狠揍方銳一頓的小天使,另一邊則是想要看好戲湊熱鬧的小惡魔。

還沒等到吳羽策內心的小天使小惡魔打完架,女生宿舍就到了。周澤楷一看到象徵女宿的那面暗紅色的磚牆,直覺地就聯想到血盆大口,於是下意識地停住了腳步,讓本來拖著他走的方銳一個趔趄,差點摔了個狗吃屎。

「小周同志你怎麼可以在這裡退縮呢!為了光明的前程璀璨的未來,你應該保持著無畏無懼的精神勇往直前才對啊!不用害怕!戰士啊!」

連宋曉都在旁邊附和:「就是說啊小周同志,總不能臨陣脫逃吧,你得拿出籃球隊王牌的氣勢來啊!」

給予最後一擊的吳羽策默默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都這樣了,就只能往前了啊小周同志。」

小惡魔狠狠地捅了小天使一刀。

周澤楷在心中默默流下淚水。


评论
热度(13)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