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全職高手][黃喻]男友力三十題

--黃少很吵、非常吵……但是誰說話嘮沒有男友力的!

--只有5題再多沒有……應該

--中秋快樂小心蛀牙。

 

以下正文。

 

1.傾向一邊的雨傘

 

       透明的雨絲在路燈照映下泛著極淺的、灰藍色的半透明光暈,任憑夜怎麼吞噬依然堅定地、不張揚地存在著。

     「唉呀哪那麼準出來買個東西就下了大雨這根本是張佳樂那種人才會有的節奏啊!不過還好我出來前敲了大眼本來問他要不要PK的結果他說我會自己結束比賽還叫我要帶傘我還來不及回他隊長你就叫我啦我覺得這人簡直神了退役後該去幫人免費卜卦回饋社會……隊長沒帶傘我們就一起撐吧哎你靠過來點不要被淋到啦還好這傘夠大隊長你也夠瘦可以兩個人塞……」

       雨點打在被黑吃掉顏色的傘面上,本來連續的光綻成光暈,最終被黑捕獲。綿延的節奏就像是夜在慶祝他的勝利一樣,但進行曲還沒開始便被傘面下的絮語打斷,或者是夜竟然妄想打斷從沒停過的話語。

     「隊長我跟你說我小時候其實超喜歡下雨天的而且還特喜歡拿著傘這樣轉啊轉的現在想想旁邊的大人應該都很氣我吧畢竟我矮好幾個頭這樣轉傘根本把水全弄人家身上了但那時候哪管這些啊就是覺得很快活……說起來打榮耀也是這樣啊一開始就是覺得很快活後來就不知怎麼著就打到職業去了……打職業也很快活啊就是那個葉不修每次都弄得我一肚子氣!……啊啊隊長那裡有個坑你小心些,再進來點不要淋到到時候感冒就麻煩了……剛才講到哪啦啊對葉不修!看到那個拎著傘的囂張樣就覺得煩,晴天也拿著傘又不是什麼怕曬的小女生……」

       夜有點沮喪地敗下陣來,眼睜睜看著他們脫離自己的掌控走到路燈下,有點不甘心地把影子拖長。

       而喻文州看著黃少天被淋濕大半的身子,想著他真的是全天下最適合夜雨聲煩這四個字的人,然後一邊笑著回應對方一連串的話語一邊用手指把傘往另一個方向推了推。

 

2.「我一直在這裡」

 

       于峰轉會的時候,藍雨浩浩蕩蕩的辦了場歡送會。黃少天占據了大半時間的麥克風,絮絮叨叨地從于峰剛進藍雨第一場正式比賽一直講到了早知道這樣你在藍雨的最後一場比賽應該拿你跟鄭軒打個配合試試看繁花血景搞得底下的鄭軒直嚷壓力山大。

       講到後來以盧瀚文為首的幾個人硬是把黃少天扯了下台,然後一如往常地把場面交給喻文州掌控。

      「于峰,加油。」結果拿到麥克風的喻文州只說了這麼一句,笑盈盈地看著即將要變為敵人的隊友。于峰愣了一下後舉起了拳頭代替回答,藍雨眾人又是一陣起鬨。

       最後所有人都被啤酒灌醉,除了堅持只喝三杯的喻文州以及因為一直說話所以其實沒喝多少酒的黃少天,還有未成年的盧瀚文。

       然後藍雨的正副隊長看了對方一眼認命地把醉鬼往宿舍搬。

     「臥槽這種工作應該給宋曉這種會捉雲手的人來做啊他一抓一拋人就直接回宿舍了多方便唉喲他才喝多少怎麼就醉成這樣啊嘖嘖不行啊睡死成這副德性……天這種力氣活做起來比跟葉不修打十場還累……說起來隊長你知道嗎你知道嗎聽說葉修他酒量只有一杯欸之前聽沐橙妹子說的真的是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他喝醉後是什麼樣下次去找他喝酒……小盧啊你房間到啦趕快去睡去睡都在瞇眼睛了你未成年就應該早睡早起作息跟張新杰學學……」

       就這樣一路講到他們把于峰放到已經收拾乾淨的,不再屬於他的房間。然後黃少天就撲到隔壁房的喻文州床上不肯走了。

     「唉唉唉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運動過量這些人又一個比一個重之前聽說那個田森可以一手扛一個的那簡直不是人能辦到的事……」

       沒有阻止他霸佔自己床的行為,喻文州笑了笑,在床上找了塊空位自己也爬了上去。

      「啊啊結果于峰他明天就要走啦時間也真的過挺快他去百花可是要當隊長的節奏啊我看也不太會在回來……感覺還真像嫁女兒啊有沒有孩子的媽?」

       黃少天裝模作樣朝喻文州擠了擠眼睛,後者終究沒忍住笑了出來。

     「是啊孩子的爸,」他一邊說一邊止不住笑意,「孩子都長大了。」

     「哎哎這麼一說還真有點寂寞呢小盧現在還小到時候長大說不定也來這麼一招想到就心涼啊就不要給我跑去那個微草的劉小別那裡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想贏我再等三百年吧你!!!」

     「呵呵,三百年後少天也不在了吧。」喻文州邊說,卻有頓了一下,「可是還真的沒法想像少天退役之後的聯盟呢……想起來總覺得有點寂寞啊。」

       黃少天的臉霍然放大到了他面前。「會一直在。」語氣是少有的認真,字數也變得簡潔許多。「夜雨聲煩會一直站在索克薩爾身邊,黃少天也會一直站在喻文州的身邊。」

       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後露出黃少天最熟悉的那個笑容。

       他們相望,把彼此的靈魂映進靈魂裡,然後嘴唇相疊。

 

3.晚安

 

     「隊長,晚安。」「嗯,少天晚安。」

       藍雨的宿舍是單人間,黃少天祝喻文州隔壁。本來喻文州另一邊住的是于峰,不過現在是個空房。

       然後因為隔局的關係,黃少天跟喻文州的床中間其實只隔了一道牆。久而久之黃少天就養成了跟他隊長敲牆對話的習慣。這時他心滿意足的道完晚安,把自己的身子蜷起來準備入睡。

       但兩分鐘後他覺得有點不大對勁,他又用指節敲了敲牆,「隊長,晚安。」

     「嗯,少天晚安。」跟方才一模一樣的回答。但是黃少天這次沒有其他反應。他坐直了身子,機會主義者的凌厲眼神在不完全的黑暗中泛著光。他在心中默數了一百二十秒,然後又敲了一次牆,「隊長,晚安。」然後又得到一樣的回覆。

       他不厭其煩地做了相同的事情五次,然後在第六次的時候他聽到牆的另一面傳來一聲嘆息,「少天。」然後是低低的聲音。黃少天不說話了,他直接推門走進了喻文州的房間。喻文州顯然是沒有料到他會這樣幹,放在鼠標上的手硬是頓了一下。

       果然。黃少天看到那個明擺著就是在復盤的局面,又看了看鐘,現在已經是張新杰深度睡眠的時間了,他忍不住也嘆了一口氣,「隊長隊長你怎麼還不睡啊你看月亮星星都睡了張新杰的夢都不知道作了幾百個你還在這邊……」

       喻文州摘下了耳機揉了揉眼,「這場比賽看完就去睡了。」

    「我去隊長你不是吧這盤你也才看了三分之一你要真復完都到韓文清起床打拳的時間了不行不行不行快去睡你看人家葉修就是作息不正常才會虛胖還有眼袋而且隊長你還早起這樣身體會搞壞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好啦,再等等就去睡了。」不知道是黃少天話語的餘波還是自己真的太累了,喻文州覺得自己腦子裡模模糊糊地響徹著嗡鳴聲。

     「不行,現在。現在現在現在現在現在!」黃少天不讓,大有不把人煩死不肯罷休的氣勢。

       就算是全聯盟—或直接說是全世界—最能忍受黃少天的人在面對這樣卯起來的攻擊也只能投降。他任命地關起了電腦—本來只想讓它休眠卻被黃少天抓著鼠標果斷關機—然後任憑自己被拉對方著手拖到床上,而黃少天也理所當然地跟著躺了上去。

       他把手扣在喻文州的腰上,不打算讓這個不注重健康的自家隊長詐寢。然後終於心滿意足,「隊長,晚安啦。」而他的隊長再看了看他後也終於苦笑著閉上了眼睛,「嗯,少天晚安。」

 

4.讀心術

 

       屏幕上的索克薩爾正遭受無情的集火攻擊。而術士的反應明顯有點措手不及力不從心。

       又是一次跟雷霆的團隊賽。自從上次肖時欽的戰略大獲成功後他們便食隨知味,甚至這次集火的更徹底,目的是要讓喻文州連指揮布陣的時間都沒有。

       看你黃少天逼得聯盟改了規則,現在你家隊長連口頭指揮都無法了吧。

       因為硬傷而應接不暇的喻文州只能拼命將手速飆到了自己有史以來的最大值然後在隊內頻道敲出了一個「屋頂」。

       主播跟解說看了都嘆氣—連周澤楷指揮都會多說幾個字啊你現在只打了個屋頂誰知道要怎麼走除非藍雨都去點了讀心術的技能點不然這場是沒戲了。

       但在李藝博正要把自己的分析說出來之前藍雨的隊頻卻被刷了個夠。

     「鄭軒鄭軒你在哪啊隊長叫你繞到地圖左上角的那個屋頂上面……坐標給你啦從樹林那邊走然後先別上去啊掩護下等大家都佈置好,宋曉你從另一邊走去找小戴妹子小心點肖時欽那心髒的一定會放埋伏,小盧你就好好保護我們治療我們治療你也不要放棄治療啊把隊長血刷下去好嘞大家走起!」

       然後藍雨的粉絲們沸騰了。從來看比賽都只看過黃少天沒完沒了的垃圾話,隊內頻道則一直是乾乾淨淨留給喻文州好不緊不慢的指揮,而現在他們隊長忙不過來的時候誰也沒想到黃少天會接著指揮。

       藍雨的陣形隨著一大串文字的冒泡跟著迅速的調整。李藝博徹底悶了,到底是怎麼從兩個字演化成明確—還有點吵—的完整句子的,還真的會讀心術不成?

       結果比賽的關鍵轉折還真就是從鄭軒開始。

       黃少天在隊伍頻道內豪邁地刷了好幾行的殺殺殺殺殺,然後彈藥專家的火力覆蓋了整個雷霆。肖時欽的布陣為了針對喻文州因此很不分散,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後援的戴妍崎被一個抓雲手拖離了掩護範圍正手忙腳亂地應付元素法師所不擅長的近戰,肖時欽發現不對慌忙地叫大家散開卻發現喻文州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放了個死亡之門在那裡等他們上鉤。

       只有雷霆的隊長堪堪躲過了攻擊,卻又被無聲無息竄上來的死亡之火阻住了去路。肖時欽一咬牙立刻轉身朝索克薩爾衝了過去,卻看到眼角有道光閃了過去。

       劍光乍現。

       機會主義沒有給戰術大師後悔的餘地,平常會邊打邊喊的招式被沉默地用了上來,連綿不絕的特效看起來就像是夜雨聲煩整個人在發著光。從肖時欽的角度只看到各色光芒在眼前爆開,視角瘋狂旋轉讓他覺得自己像在看場煙火似地。

       生靈滅竟然就這樣被一波帶走了。

       而雷霆終究沒能再行反擊,索克薩爾竟以百分之三的血量佇立到了最後。

       賽後的記者會上,面對媒體對黃少天那一連串指示的追問,藍雨的正副隊長一起擺出了高深莫測的表情,「默契。」

     「哈哈哈哈哈肖時欽你看看你教你要欺負我們家隊長你以為我們藍雨就好欺負嗎這下吃到苦頭了吧哈哈活該活該活該……」

 

5.「只要你要。」

 

       職業選手們除了打遊戲的時間比一般人多了很多之外,其實也只是普通人。藍雨就是一群標準由身心健全的青春男生所組成的團體。

     「宋曉宋曉你們幾個圍一圈在幹啥呢這不是那啥時尚雜誌你們也看這種喔來來我看看我看看……喔喔喔沒想到宋曉你喜歡這種的啊嘖嘖嘖嘖人真是不可貌相啊小盧你就別看了吧要保護未成年雖然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但還是一邊去一邊去!」

       黃少天這種大型廣播電台馬上引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連本來在做戰術統合的藍雨隊長都被吸引了過來。

     「啊喻隊喻隊你來看這個泳裝特輯!有沒有你的菜啊?鄭軒這小子嘴巴閉得老緊死不說自己喜歡哪一味!」

       喻文州看了看攬著壓力山大的鄭軒逼問的黃少天跟在旁邊負責搔癢的盧瀚文—被趕走湊不上熱鬧的他在一旁盡其所能的騷擾—笑了笑,「那景熙你喜歡哪種的啊?」

     「喔隊長隊長你也來啦我跟你說喔徐景熙這傢伙喜歡嬌小型的啦眼睛大大頭髮捲捲像個娃娃那種……那叫什麼來著,蘿莉控?宋曉的口味就不同啦喜歡那種凹凸有致身材特好的高佻大美女嘖嘖也不想想他站在那種美女旁邊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無視隊友的抗議,黃少天把手下掙扎的鄭軒抓得更緊,「對小盧繼續啊弄到這傢伙招供為止……那隊長你呢你呢如果以不戀愛純欣賞的角度看你喜歡哪個?」

       注意到被有意強調出的六個字,喻文州勾起一抹笑指了指雜誌上那泳裝特輯的隔壁頁,面對一幫用期待眼神看著自己的男生,「我喜歡旁邊廣告的這個限量耳機。」

     「隊長心髒啊!!」瞬間一片哀鴻遍野。

     「啊這個耳機不是那個嗎,歌手跟知名音響品牌的合作設計,全球還只限量三百個咧!」

       好不容易脫離黃少天掌握的鄭軒一邊用雙手持續跟不屈不撓的盧瀚文搏鬥,一邊扭頭過來說道。

     「是啊是我挺喜歡這個歌手,而且這個耳罩式的設計可真漂亮……」發現大家的話題已經繞到藍雨附近新開的飲料店後他的話語便沉了下去,只是手指還留戀地停在紙張上的相片。

      他沒有注意到明明在話題中心的黃少天卻看著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眼神。

      所以當他看到照片上的耳機出現在他桌上時,罕見地愣了好幾分鐘說不出話來。

       跟在後面的黃少天搭上了喻文州靜止不動的肩膀,自顧自地說了起來,「哎這就是我表妹的阿姨的小舅子的兒子的女朋友的堂哥剛好是那個歌手的進口代理商啊,之前看隊長你很喜歡嘛反正我就是問了一下然後……就是繞了幾個彎兒就幸運弄到了啊!本來想在隊長你生日時送你的但我等不及啦就先拿過來了……隊長隊長你在聽嗎?」

       知道那所謂「幾個彎兒」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喻文州的手指輕輕撫過了耳機底緣的花式簽名,刻意將臉轉到了黃少天看不到的角度。

     「謝謝。」但語氣裡的哽咽卻藏不住。

 

评论(1)
热度(28)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