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全职高手][黄喻][同居30题]

--黃少依然很吵、非常吵

--糖很多

 

 

1.      相擁入眠

 

   「喻隊喻隊這個送你!」喻文州一轉身只看到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湊到自己眼前。盧瀚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隻巨型的黃金獵犬絨毛,大概有十五歲少年的三分之二個身體大,觸感十分柔軟,黑色的玻璃眼珠反射這日光燈粼粼閃著光。

   「看這個像不像黃少!我一眼看到要不是他不會講話我真以為是黃少在看著我!」無視一旁徐景熙「我去那你應該送給黃少啊怎麼送給隊長呢還嫌他們不夠閃嗎……」的吐槽,盧瀚文興致勃勃地看著自家隊長,結果被後方聽到對話的黃少天本尊一拳灌了下來。

   「小鬼小鬼小鬼你說什麼呢送什麼絨毛給隊長隊長又不是小孩子還抱著絨毛睡覺而且你這是什麼意思說本劍聖是狗嗎太過分了來PKPKPKPKPK看劍看劍看劍!!!!」

    鄭軒在心裡吐槽著黃金獵犬比他們家副隊乖巧可愛的多了,一邊看著喻文州還是笑盈盈地接走大狗玩偶,放著大小劍客自己去鬧騰。

    然後晚上黃少天晃到喻文州房間時,就看見那隻大狗大剌剌地被晾在了床頭。

    「隊長隊長隊長你竟然把這個障礙物放在床頭不嫌熱啊這傢伙都是毛啊還那麼大一隻小盧是怎麼把他抱回來的啊坐公交嗎這不科學啊……隊長難不成你喜歡這種毛絨絨的東西啊那我還說那是小孩子的玩意真是對不住啊不過隊長說起來你跟這個道也還算配看著像那什麼戴著皮草的貴婦似地……」

    喻文州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忍不住笑出聲來,他走向床頭把已經設好鬧鐘的手機擱下,順手拍了拍大狗,想到盧瀚文說的話又笑了幾聲,「少天你真的跟他滿像的。」

   「像什麼像要像也是他像我不是我像他!!!」黃少天耍賴似地撲到了喻文州床上與黃金獵犬挨在一起,「而且這個位置應該是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話語在喻文州用方才拍狗的方式順了順他亂翹的頭髮並趴到了他旁邊後沉寂下來。「隊長……」只剩下撒嬌似地呢喃,黃少天蠕動了下身體,手順勢勾到了喻文州的腰上。

    黃金獵犬的比喻還真是在適合也不過了,喻文州沒把這句話說出口,又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少天,晚安。」

    等喻文州睡著後黃少天看著自家隊長的臉,覺得特別心滿意足。

    但是他又想了想後把自己在喻文州腰上的爪子拿起來,把一旁的狗頭扭了個方向。

    不給看。

 

2.      一同外出購物

 

 

    深夜。叱吒風雲的葉修大神剛剛虐完菜,正盤算著抓緊時間再下一盤副本,卻被老闆娘以吸菸權要脅只能爬離電腦準備去睡。屬於君莫笑的頭像不情不願地暗了下去,但是夜雨聲煩、索克薩爾等一票藍雨中堅份子的頭燈卻意外地還亮著燈。

   「所以我說我們為什麼要用打字的房間就在旁邊大家聚一聚講一講就好了這樣何苦呢反正小盧也已經睡了找個離他最遠的房間大家擠一擠討論便是了……」

   「因為鍵盤聲比黃少安靜太多了。」

   「靠靠靠宋曉你小子找死嗎滾滾滾滾滾滾!!!……啊隊長要我問大家所以小盧的生日會就確定是在這周末了嗎嗎嗎然後趕快來討論要準備什麼啊蛋糕大餐禮物還有什麼……」

    鍵盤聲以被刻意壓抑的微小而密集的聲音持續響著。

 

 

   「隊長早安早安早安小盧已經造計畫起床去找劉小別去了把他從微草那裡叫過來果然是對的雖然我實在看不慣那小子但看在他跟我們串通好把小盧帶走一整天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計較那麼多啦大人有大量……隊長你東西準備好了嗎我們該走了唉唉竟然要這麼早起上市場其他人都還在睡真好命這群混蛋居然一起陷害我們兩個說我們很適合菜市場什麼的……」

    碎念持續了一整路。好在早市離藍雨不太遠,公交大約六、七分鐘的車程。喻文州推了推話題已經扯到「微草出身是不是都特別適合當保母」這個話題上的黃少天,「到了。」

    然後甚少面對女性——還是中高齡婦女——的兩位藍雨宅男便被一大片黑壓壓的人群震住了。

   「我靠這什麼戰場還是地獄一般的景象……」連黃少天都被嚇得說不出太多話。

    結果還是喻文州淡定得快,他斂了斂心神,「走吧少天,我們……速戰速決。」

 

   「哎大媽你這個白菜這樣怎麼算啊……欸怎麼這麼貴大媽你不能看我們是男孩子就這樣欺負啊……」

   「渾小子說什麼呢我這裡的白菜已經是整個市場最便宜的了!我還看在你們這個年紀的小孩還肯幫媽媽跑腿所以特地算你便宜了!」

   「欸可是大媽大媽我們可是跟你買了這麼多顆白菜欸這樣您還可以早點賣完早點回家休息……哎大媽我跟你說我們這次來買那麼多東西是為了幫我們家小弟弟慶生啊他可是正值青春發育期胃口好的很咧我都不知道買這樣夠不夠他吃!」

   「行了行了你這孩子怎麼話這麼多。這樣好了你再挑顆菜我跟你算跟剛剛一樣價錢算送你的!」

   「好好好這樣挺好不過我還真不會挑白菜以前我老媽都教我挑各種水果然後她喜歡自己挑菜不過老闆娘我看你這菜長得挺美應該很甜吧好吃我下次再來跟你買啊……」

    喻文州看著把菜遞給老闆娘包裝的黃少天,心想藍雨的眾人還真沒說錯,這傢伙很適合到菜市場。他往前了兩步接過了菜,在一旁收錢的老闆娘看他斯斯文文道謝的樣子樂呵呵地折了幾支蔥塞進袋裡。

   「好嘞我們菜也買的差不多了我看看我看看啊還差些什麼……隊長我們買菇了沒啊?啊靠靠靠這什麼情況什麼情況人怎麼突然變多了隊長你抓緊啊別被沖散了!」

   「菇已經買好了!」的回話被淹沒在一片人聲鼎沸中,黃少天和喻文州只能勉強牽起兩跟手指以應付不斷湧上的人潮。

不過感受著從指尖傳來的熱度,喻文州笑了笑覺得偶爾來逛個市場也是件不錯的事。

 

3.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職業選手群上在張新杰敲出了晚安之後過沒多久,因為方銳的一句話而整個鬧騰了起來。

    他貼了個連結,然後說:「葉修大大說他不敢看恐怖片。」

平常沒少拉仇恨的傢伙瞬間變成眾職業選手的集火對象,一時間嘲諷與爆料四起。

    饒是葉修手速再快刷了一堆「哥是說要打榮耀哪有時間陪你看恐怖片哥才不怕」「你們就是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上才會輸給哥」之類的句子都還是抵擋不了目標一致的刷屏,所有人都有意無意的忽視了他的話,把葉修大大貼上了「不敢看恐怖電影」這樣一個斗大的標籤。

   「那你們難道就敢看嗎還說別人呢!」在一片群嘲中意外被爆料說很怕鬼的張佳樂奇蹟般地與葉修砲口一致。

    剛好看到這則很快又被刷掉的留言的黃少天扭頭看向了自家正在點閱方銳貼的電影簡介的喻文州,「隊長隊長張佳樂開挑釁了雖然大家都沒在理他但是隊長你要不要乾脆去看了再回來嘲笑葉不修……喔喔原來是這部我那天看到經理好像有片子我去問問……」

    在得到任何回應之前黃少天便已經跑了出去。半晌他朝喻文州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上的片子,「拿到了呦隊長隊長我們回宿舍看在訓練室太沒氣氛了鄭軒宋曉你們要看等我們看完再說啊還有小盧你該睡了明天還要早起訓練啊你跟我們一道走唄!」

    喻文州笑了笑朝其他還跟著在起鬨的隊友道了個晚安,然後就被興致高昂的黃少天拉走了。

   「哇啊隊長你看看這廣告詞寫的有夠天花亂墜,不過看這簡介怎麼怎麼看怎麼像是妹子們在看的連續劇啊什麼身世之謎自己到底是誰什麼的……」黃少天把片盒翻來覆去,「沒想到那個葉不修竟然連這種都怕嘖嘖嘖嘖嘖我看這劇情應該連小盧都不會怕吧啊不過小盧你現在不能看你未成年要早睡早起注重健康。」

    把不服氣的小孩子丟到他房間後他們窩到了黃少天的床上,宿舍主人還從櫃子翻出兩包洋芋片來配著茶吃,然後恐怖片就伴隨著驚悚的配樂緩緩地揭開了序幕。

   「嗚哇喔喔喔那什麼什麼什麼從上面爬到窗子外邊啦我靠這不科學啊不對她是鬼她本來就不科學那什麼那什麼她手上明明沒有血怎麼按初來的血手印嗚啊啊啊主角你竟然現在才看到她太不給力了啊她都吵吵吵吵了那麼久唉呦她進來了啊啊啊啊啊靠你白癡啊怎麼會往那裡跑一點戰術素養都沒有啊!」

 

    隔天早上喻文州在職業選手群敲出了一句:「雖然很多不合理之處,但故事還算有趣。」的評語,然後底下馬上跟了滿滿一大屏來自黃少天的點評與暴雷。

 

评论
热度(13)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