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全职高手][黄喻]微香

 

--之前WB上的點文,稍微修改了一下

--值得紀念的第十篇文

--黃少女裝有,而且是女裝攻,嗯。

--傻白甜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截然不同的兩種聲音同時響起。

 

整件事的起因是一個從G市起家的服裝品牌為了瞄準網路市場,突發奇想找到了藍雨來代言。將這群宅男打扮得帥氣些其他宅男們便會趨之若鶩吧,而且再怎麼說電競選手也是很多人的偶像,青春的夢想在他們身上起飛。應該會很有效果吧,宣傳部如此打著如意算盤。因

    結果他們的首席設計師看到他們的陣容,卻愣了一下,然後說,「我還以為至少會有一個妹子……」

沒有啊!就是連一個妹子也沒有啊!這就是藍雨啊!正好聽見這話的李遠在內心悲愴的刷屏,沒有聲音的瞬間語速直逼黃少天。一旁藍雨的經理尷尬的笑笑,覺得額角滑過一低冷汗,「不好意思,還真的沒有女孩子……」

「沒關係,」設計師右手大氣一揮,及腰的黑直長髮跟著劃了四分之一個圓,「裡面隨便挑個人來男扮女裝便是,我看你們的身材湊合著也還能用。」

連聯盟第一話嘮都被這女漢子的威武霸氣驚得無話可說。只是所有人都同時浮現了臥槽臥槽臥槽什麼什麼什麼的內心彈幕,黃少天可能還要比別人多了幾個。

把理了板寸頭的宋曉排除後——要儘量自然而且短髮的女孩子也可愛,設計師這樣說了——其他所有人都如臨大敵地看著經理手上的小紙簽。真羡慕小盧啊年紀太小不用來這種場合,什麼人這麼說了。然後一群人大爆手速一人搶了一張簽——喻文州拿到最後一張。

 

結果劍聖幸運中獎。

大家都很開心,除了黃少天以外。他立刻飆了一大串髒話發洩心情,然後一臉驚恐地看到設計師用一種在看架上豬肉的眼神在看他,還來不及說隊長救我便被髮型師化妝師設計師給一波帶走了。

留下藍雨其他人還沒笑完黃少天便看到攝影師站在他們面前,笑得像地獄來的使者,「那我們就先開始吧?」

 

就算不像黃少天那樣生死不明,其他人也被折騰地夠嗆。妝發還是免不了,還要聽攝影師的指示擺出「性感一點、再性感一點」「頭仰角四十五度!表情再瀟灑一點,對!」「就是這個眼神!維持住!」等等的姿勢表情,眾人被整得七葷八素,好不容易才熬到了休息時間。

「對了,黃少呢?」徐景熙終於想起來自家消失很久的副隊,眾人一起往他最後出現的那扇門看過去。

「他應該快好了喔,敬請期待!」攝影師笑瞇瞇地說——那個笑容現在已被籃與眾人一至公認比喻文州還要恐怖。

就在她講完的那個剎那,門被碰一聲打開,一個人搖搖晃晃走了出來。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黃少天被套上了一件純白色荷葉邊的襯衫,底下搭了件深藍色的蕾絲長裙。裙子是絲質的,下緣的裙襬隨著步伐反射著日光燈,幽深地張揚著。本來老是亂翹的深棕色頭髮被人梳了一邊上去用細髮夾別起,忽然失去遮蔽的單邊耳朵上掛了銀制的夾式大型耳環。黃少天的皮膚本來就白,化了淡妝後還被刷上了假睫毛,因為熱的關係整個臉紅得自然,看起來就像是帶點英氣的現代美女。因為還被迫穿上了黑色的高跟涼鞋,看起來像是優雅神祕的大小姐,卻帶了點英氣讓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有些狂放了起來。黃少天走得很慢,也沒有什麼力氣搭理人。

    也沒有什麼搭理的必要。所有人都沉默地看著黃少天一步一步踩過他們眼前,最後在設計師的好心幫助下的消失在攝影棚裡。空氣凝滯了許久之後李遠才爆出一句,「臥槽這不科學啊!」

    其他人只是默默的點頭,嘴都還沒完全闔上。連喻文州都罕見地愣神了起來。

 

    在另外一場地獄般的攝影之後黃少天總算是稍微適應了這身裝扮,重新找回力氣開始發揮他的話嘮本色。

   「我去從此以後在路上看到妹子都要肅然起敬啊這真是太不方便了我整個身體都不像自己了講個話都覺得肌肉拉扯了一層什麼東西粉狀的還是膜狀的還是都有……還有隊長我跟你說那些大姐們超級可怕的還想要給我墊胸啊還好我誓死反抗沒讓她們得逞成功保護了我的貞潔……隊長?」

    喻文州盯著黃少天的銀耳飾看,圓環晃啊晃偶爾反射出日光燈熾熱的白光,眼睛下意識想去聚焦,最後卻被眩出一片模糊的光影。藍雨的其他人都已經睡成了一片,連他自己也有點累。他有點被晃出神來,直到黃少天的臉霍然放大在他眼前。

    他聞到從黃少天身上傳來的香味,好像是玫瑰又好像是牡丹,喻文州分不出來。也不知道是腮紅的味道唇膏的味道還是香水──不過是照個相需要連香水都抹嗎,他想。比以往還要長的睫毛搧啊搧地讓人不禁想像起觸感,黃少天深邃的眼瞳倒映出自己的身影。裙擺特有的柔軟觸感隔著自己的牛仔褲撫在腿上,他這才發現黃少天一手撐在沙發上,一個膝蓋也壓了上來,整個身體前傾,形成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

    然後黃少天看見了他以為他一輩子都不會在床上以外的地方看到的景象:喻文州臉紅了。

    紅暈慢慢地擴散,最後整張臉都佈滿不自然的紅潮。

    於是黃少天也臉紅了。

    他們保持了這個姿勢很久,最後黃少天像是想起了什麼般笑了笑,慢慢俯下身解開喻文州的襯衫扣子,在鎖骨下方留下了個淡粉色的唇印,然後附到他耳邊,被夾起來的髮尾有點刺。

   「宣示所有權唄。」

    喻文州聽到也笑了,而兩個人都成功在其他人醒來之前恢復正常的神色。

 

    不過兩個人臉紅並且僵直了很久的畫面被路過看見的攝影師照了下來,然後在相片上面貼了張寫著「燒」字的便條,連同其他的宣傳照一起打包寄到了藍雨。

 

评论(1)
热度(25)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