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全职高手][黄喻]WB點文段子兩則

搬運一下WB的點文段子

全部都是傻白甜

   

 

 

 

 

 

 

之一

 

大黃小喻 

 

 

--傻白甜

 

 

「臥槽!」黃少天罵了一聲以後,罕見地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一早黃少天就接到喻文州奇怪的簡訊,沒頭沒尾地讓他過來一趟。他一頭霧水猜測原因從求婚猜到分手再劃掉這選項從討論戰術猜到喻文州心血來潮想來一砲,但是眼前的景象顯然不在他的任何一個猜想內。

比以往矮了近二十五公分的喻文州仰頭看著他。

所以他說了一句臥槽後也盯著他看。

最後喻文州被盯得有點尷尬,咳了一聲說,「不知道為什麼,一早醒來就變成這樣了,大概是我以前九、十歲的樣子……」連聲音都變成軟軟的、未變身的少年音。

靠靠靠我靠為什麼隊長會變成這樣這不科學啊啊啊,我可沒有許什麼奇怪的願望啊不過這樣的隊長好可愛喔喔喔好想抱起來捏捏臉親兩口喔喔……

黃少天把心裡想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

看著喻文州小小的臉因為這句話綻放出的微笑,黃少天覺得他今天一定是醒來的方式不太對。

 

不過區區小事是打擊不到劍聖大大的,黃少天在機械式地嚼完早餐的豆漿油條後他就恢復了正常,對著跟往常不太一樣的喻文州嘖嘖稱奇。

「所以所以隊長是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嗎?比如王杰希做的料理之類的,還是用手指指著月亮被嫦娥懲罰了或是死亡之門的力量放太多終於被反噬了?」

「……不知道。」這種時候喻文州還是能一臉冷靜地吸著豆漿,「今天不能訓練了呢。」還好現在是夏休,大部分的戰隊成員們都回家了。其他人就用喻文州的遠房表弟來參觀當作藉口,說隊長去陪家長去了但小朋友想跟著少天。黃少天一邊喋喋不休,頗有點得意洋洋的神色在。總之事情就這樣被大家接受了,但兩人為防節外生枝便是離開了戰隊。

「欸隊長你說這情況是要去找江湖術士還是廟祝還是魔法師還是醫生啊?除了最後一個以外其他應該都不可能隨便在路上就刷到掉落吧?」

喻文州看著自己變小了很多的手,他現在身上穿的是自己本來的戰隊外套,袖子實在太長,他讓黃少天給他捲了好幾摺才弄到手腕上面。然後他慢條斯理地說,「其實……也不用那麼麻煩。今天早上發現身體變成這樣的時候我收到了一封簡訊。」

發信是個未知號碼,裡面只有一句話:明天就變回來了。還附帶了一個怎麼看怎麼嫉妒笑臉的表情符號。

 

槽點實在太多了。黃少天花了十分鐘終於把這封亂七八糟的短信罵了個遍。

叨完以後他心滿意足,湊到喻文州眼前,「隊長隊長既然機會難得我們去遊樂場玩吧我給你買棉花糖吃!」

「少天想去?」沒有理會他那種調戲似的語氣,喻文州鎮靜地問。

被拆穿的黃少天也理直氣壯:「這樣才可以正大光明的去那種地方約會嘛!」

喻文州只得苦笑。

 

他們先去買了衣服。這邊黃少天還在煩惱等喻文州變回來衣服該怎麼辦小盧也穿不下,那邊小號的喻文州已經受到了大媽們的熱烈歡迎。

雖然平常彬彬有禮的大隻喻文州也是常被賣水果的大嬸偷塞兩顆蘋果的存在,但被一群女人居高臨下包圍的感覺還是讓他本能地有想逃跑的衝動。自己小時候有這種經驗嗎……難得覺得自己有點招架不住的喻文州求救似地看向正在開心地幫他選衣服的黃少天。

還好機會主義者的眼力不是蓋的。

他一邊劈哩啪啦的一串話跟大媽的大嗓門槓上,說什麼這孩子有點怕生啊所以他老媽把他託付給我叫我帶他出來晃晃,一邊順手就把喻文州給撈起來抱在肩上。能夠做到這件事讓黃少天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折騰了好一陣後兩人終於成功擺脫重圍。黃少天有點喘,看他上氣不接下氣卻還是拼命講話的樣子喻文州就想笑,氣息吹在他的脖頸上。

黃少天覺得有點兒熱。他們這樣就像是讓所有人都看見的祕密約會一樣,矛盾的狀況讓人有種不明的興奮感,他就這樣抱著喻文州開心地上了公交,小聲地在他耳邊絮絮叨叨。

 

結果遊樂園沒開。

黃少天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攤在路邊的涼椅上哀號。

「唉唉唉怎麼就這麼不巧呢偏偏就今天剛好休息!這樣下次想約會來這邊根本沒有辦法光明正大啊!兩個男的都長那麼帥還一起去逛遊樂園什麼絕對會被側目啊啊啊如果身份再被認出來呃啊啊我都不敢想了!」

喻文州看著垂下來的腦袋拍了拍,對於手無法把整顆頭蓋住這點感到微妙的不適應,然後安撫性地在他耳邊說了一句,「少天哥哥,請我吃冰。」說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聲音比往常高出了幾度。

黃少天一下子精神就來了。

這天就變成了逛街行程,黃少天一個快嘴殺價無往而不利,看上去是乖巧可愛的小孩的喻文州又特別討喜,賣糖果的老伯笑瞇瞇地遞給他一支蝦形狀的吹糖人,聽到清亮的道謝後嘴角都要掛到眼睛上去了。

黃少天牽著喻文州的手──他抱不動啦──配合著他因為身高而較慢的腳步,繼續他往常的各種話題。

如果喻文州生了小孩,他們父子倆也會像這樣吧──他當然不敢把這句荒唐的話說出口。

夕陽斜斜地拉出一大一小的影子。喻文州的手掌帶有孩童特有的溫暖,或許這就是幸福的溫度吧。

 

 

 

 

之二

純情總裁俏助理

 

--題目跟內文無關,已棄療

--總裁喻助理黃,是黃喻

--好……蘇……。

--永遠灑糖的我

 

長春藤安靜、不引人注目地長著。枝葉看似純良,卻在深色的黑壇木桌子上恣意蔓生。大型的辦公桌不是方正的,不規則的流線型弧度讓造型看起來特別高雅,上面壓著的玻璃完全沒有污漬,透徹地倒映出一片綠蔭。卷曲的莖新冒出了小芽,探啊探地碰到了修長的手指後猛地縮了回去。

手指不以為意,或者說根本沒有注意到。他有節奏地敲在桌面上,揚起一陣清脆的聲響。

然後是紙頁翻過的聲音,俐落地像是刀鋒。明明是純白的紙張卻在青年的側臉上留下淺淺的陰影。長相帥氣的青年臉上卻露出了溫和的笑容,看上去心情很好地翻閱著文件。

窗外的陽光明亮而不炙人地從他背後大面的落地窗照射進來,天空沒有受到多少樓房的遮蔽,恣意伸展著。空氣靜靜地懸著。

然後隨著推門的聲響浮躍起,以同心紋波的方式向外擴散。

「老闆老闆我跟你說那個姓陳的又來改時間了,真的是有夠煩的我本來排好的時間表又改了我還要打電話去跟人家道歉!而且改一次就算了還來改那麼多次還是明天的會啊啊啊老闆你明天跟他碰面一定要罵他罵他罵他罵他!」

進來的是另一個男子。不同於看起來從容沉穩,被換作老闆的男子,他明顯外放許多。挑染的頭髮與活潑的神色讓他給人一種朝氣甚至於莽撞的氣質,卻被他身上穿的合身黑西裝壓了下去,再從他繁多的話語中又冒了出來。

「少天。」青年放下手中的文件,抬頭衝他笑了笑。

陽光這時剛好換了個角度直接炫了進來,亮在跟著咧出一個大笑容的男子上。

 

*

 

藍雨集團是一家新興的貿易公司。總裁喻文州以不怎麼漂亮的學歷在業界聞名,卻以靈活創意的思緒與八面玲瓏的手腕將藍雨塑造成了數一數二的公司。

講到他不得不跟著提起的是他的私人助理,被稱為最強機會主義者的黃少天。他幾乎能抓住任何事情——不管是破綻、把柄、甚至是一個小小的情緒波動。他的辦事能力也十分厲害,喻文州交待給他的大小事情基本都不會出什麼差錯。

唯一的缺點卻是話多。

話癆真煩啊……連傳說中的企業家葉修都這麼評價他。

而那卻也不是他最吵的時候,他最聒噪永遠是在他老闆面前的時候。

「老闆我先來大概講一下明天的行程啊……我看看早上只有個晨會要開所以你要好好吃早餐啊上次你嫌忙就沒吃結果胃痛了一整天你可別忘了,十一點那個姓陳的說要講那個企劃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那個時間啊老闆你不喜歡我就去拒絕掉反正他也不敢怎麼樣……下午比較忙一點要跟美國人開會還要跑幾家廠商開會,所以不是我要說像這種事你交給我或是隨便哪個誰去做便是了你偏偏都要親自去也不看看你這樣會不會把身體搞壞……」

黃少天一邊加了許多碎念地跟喻文州匯報工作一邊打開那本黑皮封面,紙緣已經被磨得起毛還夾了一堆東西的記事本一邊在上面拿筆在上面潦草地畫下幾筆。

喻文州不太誠心地應了幾聲,又引來了一連串的抗議。

 

喻文州總裁跟他的助理間,其實並不是上對下的關係。更像是搭擋一點。

很久以前黃少天就以L大辯論社社長的名號享譽四方,許多人直接把他視為未來的王牌業務員,有些大企業甚至已經開始摩拳擦掌打探他畢業後的出路打算把這個吵了點卻十分厲害的人才挖過來。

結果他卻跑到了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藍雨,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

喻文州很清楚的記得黃少天那時候就穿件襯衫背著個雙肩背包,進到還很小間的藍雨辦公室,面對著他直接說了你這招人嗎?我看過了你的公司理念覺得挺不錯,要不把我收了我們一起努力?目標全國百大企業啊。

年少輕狂的笑容跟正焦頭爛額煩惱公司未來的喻文州處在了兩個極端。

但黃少天開朗的笑容就是有一種感染力與說服力,喻文州就這樣錄取了他,甚至相信他說他們會成功那樣的大話。

最後他們的確做到了。

藍雨剛開始狀大規模的時候喻文州曾經問過他要擔任什麼職位隨便他選,如果是黃少天想要當總裁他想他也不會介意,結果黃少天只是露出往常的笑說我做老闆你的助理便是。問他為什麼他也只是笑笑,把話題扯到十英里遠的地方。

但想想喻文州也就明白原因了,或許他其實一直都知道。

再後來黃少天趴在床上讓喻文州幫他吹頭髮時說你看雖然我只是個助理可我用的都是總裁的東西,也沒什麼差唄。喻文州笑笑回了句也是呢,就任由黃少天攬著他在雙人床上來回打滾。

 

「老——闆——」回過神來他看到黃少天的臉放大在面前,他才發現自己的思緒飄了太遠,不太滿意的黃少天側過頭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說了句累了就早點休息啊老闆,然後坐到旁邊的助理辦公桌面對電腦奮戰。

本來助理也有自己的辦公室,但黃少天公私參半地說離老闆比較近比較方便硬是跟他坐在同一間,不過反正總裁辦公室這麼大兩個人坐起來反而更加舒適。

他聽著敲打鍵盤的聲音,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评论(6)
热度(33)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