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肖王肖]一个故事-1

 

 

--暂名,脑细胞假死中

--来自黑猫太太@ 的设定→http://chantelle.lofter.com/post/22c35b_b51f6f 

奇幻设定,学园向

好喜欢背景就拿来补成文了ˊ艹ˋ

--文笔渣请见谅

--会不会坑……呢←

 

 

 

-01-

 

 

火车发出了漫长悠扬的嗡鸣,喀锵喀锵地滑进车站里,然后喷出一大口呛人的叹息。带起的一阵风掀起了铁轨上的灰沙,扎得人睁不开眼睛。

站在月台上的青年眨了眨眼睛又推了推眼镜,这时候倒是显现出眼睛的好处,可以当作屏障。但尘埃还是沾上了他笔挺的西装,以及被随意系起的领带。右胸口袋上别的徽章以及土黄色丝绒布上的领带扣都盘据了一只用金属构筑的机械龙,那是雷霆机械学院的校徽,这个国家数一数二的学校。

其实青年平常并不是那种太遵守校规,会把制服穿得好好的人——这点从他有点歪七扭八的领带便可以看得出来。但是今天情况特殊。他拍拍身上的衣服,呼了一口气然后抹抹鼻尖上的汗水,镜片下的眼睛紧紧盯着从火车上陆续下来的乘客。

微笑、微笑,看到要先点头致意,然后彬彬有礼地打招呼。他有点紧张,这种事本来就不是他的长项。照理说这工作该是由学会的外联部部长来担任,但她一句“人家都是会长过来了,我们怎么能不派出相同等级的人呢”就这样把他堵得无话可说,只得回家列出一纸长长的备战方案。

而现在实行的时机到了。

他的目光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穿梭,最后终于找到他要找的人——其实这不困难。

紫色的长袍在这里简直是格格不入。他虽然没有看到预想中那顶尖尖的、和袍子同一色系、帽沿宽宽的大帽子,但这以足够让他确认那人的身份了。

本来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也只有微草王国的人会是这副打扮。听说那里就连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都是穿着长袍加巫师帽,手上再拿着一柄符合他身材的扫帚。

不过他从没去过微草,所以是真是假他也说不准。

他拨开不断行走的人们,朝着微草皇家魔法学院的学生会长走了过去。好不容易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却被人挤得喘不过气来。

路上的行人纷纷对他们投以好奇——有些却不是善意——的眼光。毕竟一个拖着黑色大皮箱的魔法师在这里实在是太稀奇。

魔法师看了看面前还在平复呼吸的人,挑起一边眉毛表示疑问,但在看到那个泛着银光的校徽时明白地点了点头,然后朝他伸出了手,

“王杰希。”

终于匀过呼吸的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也伸出手回握,

“肖时钦。”

两个人的掌心相触。

火车的蒸汽车头吐出了一团黑烟,在天空扩散后又消失不见。

 

*

 

很难想象这样和和气气握着手的两个人所生长的国家在不到十年前还是处于战火之中。虽然真要说起来机械与魔法本来就是南辕北辙近乎水火不容的事物,一言不和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说起他们战争的原因,又是更明显的原因。

──能源争夺。

不管是在雷霆上空高高低低飞舞着,发出啪哒啪哒声音的机械飞车,;或者是在微草某座湖湖心的小亭子里,那个永远能够映照出星空的屋顶,他们都拥有相同的能量来源:能量矿石。

红色的、泛着半透明光泽的晶亮石头,有人说她是一切生命的起源;有人说那是旧时代的遗迹碎块;有人说那属于被诅咒的人的灵魂……总之这种石头已经成为人们不可或缺的物资。只要提取足够份量的石头中蕴含的强大能量,几乎就能确保整个国家的运行无阻。

所以自从有历史──或是能够被查看到的历史──以来,对于能量矿石的争夺便不曾断过。小至人与人,大至国与国,鲜血洒落在石头上,和她本身的红融为一体。

──血石头,有人便给他起了这样残忍却精准的名号。

然后就在大约二十年前,一大片的能量石矿场在雷霆与微草的边界被发现了,开始了本来互不相往来的两个国家漫长的竞争。

熔岩烧瓶颜料般的恶火与火药爆裂出的橘红色烈焰相互碰撞,最后化为厚重的黑烟掩盖整个湛蓝色的天空。怀念星星的老人们只好一边躲避空中的探测眼踱步到勉强存活的凉亭──保护魔法终究没办法顾及所有。──湖早已干涸,渡船搁浅在岸边。他们只能呛着污浊的空气,使劲瞇细眼睛看着残破不堪的屋顶。

机械飞车全被藏了起来,或是被征收拆解做成新的武器。任何在雷霆上空的机械都有可能被突然劈下的闪电击中,绽成绝望的烟花。小孩子躲在防空洞里,依依不舍地抚摸着日记上的照片。

多少青年正义凌然地批上战袍,拿着火器或法杖走上边界,再被用同一块布包了回来,永远失去了当初意气风发的笑容,流下一地泪水。女孩子也去了,她们剪去伴随多年的长发,和其他男人男孩女人女孩蹲在战壕中,汗水滴落在地上却开不出花。

这事对太多人都没有好处。

战局始终处于僵持,唯一变化的只有不断被扩大的战线,以及节节攀升的死亡人数。人们快要消耗更多的能量矿石来获得能量矿石。

终于有人觉得再这么下去两个国家会一起灭亡。雷霆的副首相在叛变军人的支持下扶正,将本来的首相以叛乱罪刑关入牢中,后来便没有人再看过他。而微草的大魔法师在某天的睡梦中安详去世(一件没有人相信的事),他年轻有为的大儿子继任为王。

两国总算开始吹起和平的号角。

经过了大量的斡旋与谈判,最后终于签订了和平协议,约定两国共同开采平均分配能量矿石,并在边界上镕铁铸成纪念碑,再用魔法攀上永不凋谢的玫瑰,以此纪念为了这场战事牺牲的两地英灵。

再后来雷霆经过新一轮的选举后进行了和平地政权轮替,大魔法师也将王未让给处事更加温和的弟弟,自己退居幕后。两个人的名字都被写上了分别的史册。雷霆与微草甚至开始了前所未有的交流。

从物资交换开始,到各种文书的交流;边界河的横跨桥也被建起来了,甚至开始技术的交流——虽然最后失败了,两边还是互相看不起对方,一边说魔法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可靠,一边说机械这种冷酷无情的东西不人性。

而今年两国顶尖大学准备已久的交换生计划终于开始启动,由雷霆机械学院和微草皇家魔法学院各派一名学生进行交流。

今天便是微草的学生第一次踏上雷霆土地的日子。

 

「辛苦了,火车做的还习惯吗?」

「还行,舒适度介于扫帚跟飞毯之间罢。」

「喔……那食物呢?和你的胃口吗?」

「还行,介于癞蛤蟆和精灵果实之间。」

「……」

肖时钦默默在自己心中的“微草人刻板印象”的列表里,“脾气古怪,不好相处”的项目上打了一个勾。

 

TBC

评论(5)
热度(30)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