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黃喻黃]經年(01)

大家好這裡是雞爪已經燉爛的母雞。

和@今天也三岁 合寫了黃喻黃的十年戀愛故事!

是預計在CWT36出的本子><之後會全文放出

灣家限定的預定頁請往這裡走→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zJbtowPjhRB61BTBcXqeI-031wQyuG93XZvFO3-BWBA/viewform

 

─第一赛季,十五岁─ 

 

    后来喻文州记得地最清楚的还是夜雨声烦那淡金色的头发,在阳光──屏幕里的阳光──的照射下映着光芒,发丝飘起又落下,颜色近乎透明。手上握着的冰雨有着华丽的雕饰,剑刃是银白色的,上面泛着湛蓝色的半透明光芒,让人联想到南太平洋的大海,即使剑本身更加适合寒冷的、下着雪的景色。背上的披风也是蓝色的,像是清澈的天空一样的颜色。银光落刃曾经被认为是剑士系最漂亮的技能之一,由上而下劈划的利剑带出了亮色的残影,锋利凛冽地划破整个苍穹,像是冰锥一般的雨。

    然后披风会随着夜雨声烦的动作被气流吹地鼓胀起来,大片的布料溢满视野。

    总是个背影。

 

    耳机罩在头上,耳边是属于战斗的、尖锐的声音,但是更加明显的是规律敲打键盘的声响。手指舞动总像是一场凌乱却绮丽的华尔兹。尤其是黄少天的动作最为漂亮。

    他的手速很快,甚至超过了许多职业选手。指尖移动将整个手背绷出了一个漂亮的线条,动作利落而精准,每一个下压都带出一声清脆的响音。夜雨声烦闪身、突刺,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黄少天无疑是整个蓝雨训练营里最显眼的存在。没有人会怀疑他一成年便能够直接同蓝雨战队签约,站在索克萨尔身旁飒然而立。

    那是他们共同的梦想,而黄少天离她太近了。

    一些带着恶意的闲言闲语理所当然似地流传了开来,伴随着他们的嫉妒、不甘与不肯放弃的拼命。

    偏偏黄少天像是浑然不觉,又像是毫不在意,依旧每天叨叨念念着,一下说今天的训练又破了自己的纪录,一下蹦跶着要偶尔过来探班的魏琛陪他PK。

    少年们逐渐分成了两个大群:以黄少天为中心的;和以讨厌黄少天的人为中心的。

    喻文州却哪边都不是。他比较晚才加入训练营,又是比较内敛的个性,其他人对于他的认知通常是一片朦胧,非要提出个什么的话,大概是人很温和,再来就是魏琛之前在点评时说的那句:手速太不行了吧。

    他就这样,每天规规矩矩地训练,偶尔友善的室友会邀他一起用餐,其他时间会看看书、看看视频。也玩网游,小小的术士站在屏幕中央,四周是蔓延开来的暗色诅咒。

    他和黄少天的交集或许也只有团战的时候──无论是作为队友抑或对手──还有偶尔会看到的背影。

  被压在耳机底下的是乱翘的头发,带了点深褐色,听说是之前为了耍帅染的。身上通常是T恤,冬天的话则会是连帽衣,有点皱,松松垮垮地垂在后边。背脊微微拱起,像只蛰伏的猎豹,肩膀微耸,蓄满力量的样子。

  兴致高昂的时候他可以坐在那里好几个小时不动,许久才挥动着手臂说着糟糕糟糕坐太久全身都僵硬啦,然后被探班的选手一掌拍上头说你小子要记得多休息,你手再快也只有那么一个。然后黄少天就会卯起来用各种各样的话语回击,附带越来越夸张的肢体动作,神采飞扬似是要跃腾出去的猛兽。

  好像没有任何烦恼,任何难关他都有办法持剑突破。

  真耀眼啊。喻文州心想,把视线移回自己的屏幕上。小小的术士一个人伫在峭壁上,黑色的斗篷翻飞,颇有种飘然孤立的气势。

  他当然会羡慕那些拥有手速的、得天独厚的疯子,但他也知道那是先天条件的差异,无论怎么怨叹也没有办法改变的。但喻文州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关系,他就按照着自己的步调一步一步的,缓慢却踏实地去追逐他的梦想。所以他才会在这边,跟黄少天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一起。

 

    那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一天,喻文州的训练成绩比昨天高出了一些,但也没有超出平常的水平多少。神之领域刷了两个野图BOSS,没有什么蓝雨特别需要的材料。隔天还有常规赛,战队选手一整天都不见踪影,想是特训去了。黄少天还是一样很吵。晚上时有人组织了赌盘,猜测明天跟蓝雨同时进行的嘉世与皇风的比赛会是谁赢,赌注是后天早餐的虾饺──或是那天早上最受欢迎的食物。

    开赌盘的那个训练生挥了挥折成一半的白纸,高声询问有没有人还要加注,现在的赔率可是一比十,皇风领先──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期待的目光甚至朝向了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的喻文州。而他只是笑了笑,像往常那样拒绝了。

    一直等到他擦着头发他才意识到那抹一直挥之不去的违和感究竟是什么。黄少天不在。他没有参加赌盘,高谈阔论地发表对战局的预测──也不管到底有没有听众。喻文州甚至不确定他有没有出现在晚餐的饭桌上。

    大概是溜出去了吧,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训练营是有门禁的,这样的偷溜如果被发现免不了要受一顿骂,不过叛逆期的小鬼们耸耸肩缩缩脖子下次还是依然故我。整个训练营最常跑出去的便是黄少天,而最少──或者说根本没有──的人则是喻文州。

    不过原来就算是少了黄少天,训练营还是一样吵啊……,喻文州一边怀着自己说不定有点错怪他的想法,一边往贩卖机的牛奶走去。

    ──他没想到他会碰到一脸戾气的黄少天。

    黄少天并没有看见他,只是一脸烦躁地仰头灌下最后一滴咖啡,铝罐砸在垃圾桶底部,发出塑料袋摩擦的声响,在夜晚显得格外明显。他低声咒骂了些什么,但喻文州并没有听到。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么安静的黄少天。本来外放的气场被压抑下来之后更显得慑人,像是泛着冷光的宝剑。喻文州忍不住跟上前去,看着他一个右拐走进了没有开灯的训练室。只有一台计算机屏幕亮着,蓝白色的光森冷地从一片厚重的黑中透露出来,渲染出一圈模糊的光晕。计算机桌面运转的程序只能隐约分辨出是蓝雨特制的训练模式之一。黄少天把自己摔进了椅子,手指利落地点了几下鼠标开启程序。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在门口站了多久,看到了多少次重新开始的画面。他看着默不作声,手上飞快进行操作的黄少天,一只手在身侧握紧了拳。

    他们其实都是一样的。

 

    黄少天一开始只是知道似乎有一个叫做喻文州的人,和和气气的样子,玩的跟魏老大一样是术士。反正他也不会有魏老大厉害,他也就没有把这个人多放心里去。

    后来会注意起这个人是在一场练习赛。黄少天赢了,这并不意外,「黄少天所在的队伍会赢」这句话已经几乎成为他们的共识。但是黄少天自己却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打起来有一种出乎意料的、莫名其妙的不顺。明明对方的治疗七早八早的就被自己一个剑招连击给灭了啊……他一边在洗手台前自言自语,然后猛然意识到就是在治疗挂掉之后自己才有的那种不协调感。黄少天的眼神突然就锐利起来。

    第六人吗……。

    他开始默不作声地观察喻文州。训练时一边吵吵嚷嚷一边无意义的用计算机椅绕着圈,眼神却时不时瞟向他的屏幕。啧啧啧这个人的手速怎么这么慢啊也太夸张该不会之前的比赛完全是自己的错觉吧……他一边用内心刷着屏一边就不小心用力过猛直接撞上了喻文州。

    他在周围的哄笑以及训练营主管的训斥声中打哈哈地道着歉,眼神看向了放在喻文州桌上的训练成绩表。喻文州笑了笑说跟他不要紧的,而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把惊讶藏在心底。

    几乎没有失误。就算是职业选手的失误率也不会如此的低。若不是手速上的硬伤,他的成绩甚至还能更好。黄少天默默思考着如果自己手速降到喻文州的水平,自己能不能也打出一样的成绩。

    但他没有继续想下去。

 

    团队练习赛并不是一般的训练内容,只有偶尔才会进行。

    他发现喻文州不止操作精准,战术也十分高明。看起来像是因为放招不及而浪费掉的技能,往往是为了让你掉进另一个陷阱里的铺垫;而像是狼狈躲避的走位,也是绕到对方死角的途径。

    黄少天一边操纵着剑客闪避着攻击,一边想象着如果他们一起合作,又是怎么样的情形。

    他甚至曾经为了找到一个可以确实破解喻文州的攻击的方法而在训练室几乎待到天明,用咖啡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只靠着计算机屏幕的光线一次一次的反复试验,耳机也无法阻挡键盘敲打在空荡室内的震耳的回声。

    而有一次他们被安排在同一队,喻文州打第六人。黄少天像是心血来潮地建议训练营主管将治疗排到第六人,说这样打起来比较刺激,在治疗睁着眼睛说你简直疯了的时候眼角余光却偷偷撇向喻文州手中捏着的术士账号卡。

    在他用连珠炮般的话语终于获得主管勉强的同意后,喻文州走向前对他笑了笑,「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啦!喻文州嘛,你的战斗意识不是很不错吗等下要好好配合啊,我们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拿个完胜然后再去挑战魏老大哈哈哈。」看到喻文州有点惊讶的神色,黄少天不禁暗自觉得有点得意。

    地图一刷新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黄少天这队突然间没了治疗,大家都显得有点不知所措,黄少天却只顾着在公共频道里刷着些没影响的垃圾话,夜雨声烦则早不见人影。喻文州的术士则是藏到了一个别人看不见的死角。

    对手仗着自己拥有治疗而有恃无恐,直接采取了正面攻击。双方接触后只见一团混乱,黄少天这方被打的节节败退。手忙脚乱之下有个队友直接一嗓子朝喻文州吼问为什么不来支援。后者正想打字解释便看到队内频道里一串来自黄少天的刷屏,内容竟是教人不要管他。「那是陷阱啊你们懂不懂这是要做个套让敌人上当的啊懂不懂懂不懂这是喻文州的战斗方式!杀人于无形啊!」

    然后就像是恰好印证了黄少天的话一般,读条完毕的诅咒之箭不知道从哪里阴恻恻的发了出来,正中对方前锋的额头。

    血花四溅。

    比赛自然是毫无悬念地获胜了,喻文州笑了笑和兴奋不已的黄少天击了个掌,自己心底也有点激动。他笑了笑跟黄少天说你这么了解我的战斗模式啊真意外,黄少天撇了撇嘴说偷偷研究过怎么破解啊,带着点被拆穿了的尴尬。

    而从此以后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多了一个朋友。

    一些人惊讶黄少天竟然会和这么文静的一个人玩在一起,更多人则是佩服喻文州竟然能够忍受黄少天没完没了的话多。

    但他们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好令人意外的。反而是在相处的过程中他们看见了彼此令人惊讶的意外的一面。

    比方说黄少天其实很讨厌喝咖啡;又比如说喻文州其实并不是个那么听话的孩子。

   「只是没有机会而已,并不代表我不想啊。」在一次喻文州主动邀约黄少天溜到训练营外吃烤串的时候,在后者震惊的目光中喻文州只是无害地笑了笑。

    烧烤店的店铺子不大,座位是摆在外头的。黄少天一边摇晃着羊肉串一边天南地北的讲着话,从今天晚饭的菜实在是炒得太干了一路扯到你说魏老大这形象竟然用索克萨尔这种洋气的角色名该不会是他前女友取的吧不过怎么可能。

    这时候喻文州突然想到一个让他疑惑很久的问题。

    他问黄少天,夜雨声烦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夜雨声烦在孤舟」除了那个烦字以外跟他的形象也很不合啊,而且又不是太常见的诗句。喻文州也是偶然间看到的。

   「哎你别提了,想到我去买账号那天早上老师选了他之前叫我们背的他很喜欢的诗词来随堂考,刚好就考了这首!我前一天晚上还在追漫画连载根本完全忘了这回事啊!什么字都写不出来结果午休就被罚抄了三十遍……哎你笑什么!不准笑!」

    喻文州一边笑一边抬起头,夕阳的颜色漫漶在他们中间,眼睛深处却晶晶亮亮地像晨曦的光辉。

    里面承载了他们的未来。

 

 

 

TBC.

评论
热度(27)
  1. 今三雞爪一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左路狹道口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