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爪一號

全職文堆積站
主食黃喻不可拆,其他雜食

如果文章是繁體字的話有可能是三種原因:忘了轉、懶得轉、或是我覺得這篇文章的繁體字版面比較漂亮。

交流請往WB@雞爪一號
PLURK→
http://www.plurk.com/leafyayaya
ASK→ http://ask.fm/flyinghen

[黃喻黃]經年(03)

第三賽季,可愛的男孩子們

 

 

─第三赛季,十七岁─

 

 

 

    训练营的孩子越来越多,虽然更多是往成功卫冕冠军,潇洒得意的嘉世去。为此黄少天愤愤不平,发表了一大串对于这种跟流行而不管自己相性的作法的批评──最后的结论当然是蓝雨训练营才是最适合不过的选择。而他唯一的听众只是笑了笑,然后在蓝溪阁的公会频道上慢条斯理地敲下一行指示。

 

   「我靠喻文州你这招超狠的!」

 

   「你不喜欢?」

 

   「怎么会!哈哈哈哈哈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把稀有材料留下来我才会考虑饶你们一命!」

 

 

 

    就算蓝溪阁不如嘉王朝兴盛,他们也是一步一步建立起了规模。黄少天和喻文州时不时会上网游帮忙,也算是替自己的银武搜集稀有材料。黄少天上次就在开发部窝上了一整个下午,看不太懂却依然饶有兴致地盯着为自己打造的武器终于升到了三十级,然后缠着技术人员直问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满级,得到材料不够的回答后马上风风火火地冲回训练室开计算机,那股狠劲儿看得主管直摇头。

 

   「哎哎哎文州文州快看我们今天的收获怎么样有没有可以用的?不光是我的冰雨啊还有给其他职业的。你说我们的材料怎么就这么缺呢明明就已经打了很多,一定是嘉王朝的错啧啧一个战法一个气功还没有术士跟我们抢什么材料啊!」

 

    黄少天凑过来看向喻文州正在分配材料的屏幕,顺手就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仰头灌了一大杯的水。喻文州看着从嘴角滴落到喉头,最后被上衣的布料吸收的水珠,还有已经空了的水杯,略感无奈地开口,「少天,那是我的杯子。」

 

    他却刻意忽略了这句话,三两下就把话题转移到接下来的训练内容上。

 

    一些在训练营混得够久或够出色的训练生偶尔会跟职业选手们一起训练──即使对于后者来说尚未达到「训练」的门坎。通常是打散分成两队,以平衡实力差。喻文州现在几乎很少与黄少天在团队战上成为对手过,而是做为队友,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安排。在他那三场一鸣惊人的赛事后,喻文州几乎确保了自己成为职业选手的席次。

 

    毕竟一次可以说是侥幸,三次却代表了某种必然。

 

    魏琛退役后方世镜接下了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但是他们都知道当喻文州成为正式队员,那就会是他的角色。术士,一个站在队伍中央,策应、攻击与守护的角色。

 

    索克萨尔总是那么坚定,手里的法杖泛着漆黑的光,在赛场上熠熠地亮着。

 

    属于荣耀、属于蓝雨的黯光。

 

 

 

 

 

蓝雨战队的比赛主场离训练营不远,每次比赛他们都会去看。黄少天喻文州和其他一些年纪稍长的训练生带着一帮新生浩浩荡荡拎着画着战队标志的大队旗去加油,黄少天总摆出一副学长的姿态指使着,一下叫他们帮忙买饮料,一下又指挥着加油的口号喊法,再被其他人吐槽你这口号也未免太长了谁说的出来啊,然后一开始比赛所有人都会安静下来。

 

    黄少天看比赛的时候很专注,身体微倾,双手在膝上交握成拳,屏幕上五彩缤纷的光影映在他的眼睛上,流动着耀眼的光芒。有时候他会凑到一旁和喻文州交头接耳,获得喻文州压低声音的响应。

 

    然后他们会静静地看着出现「荣耀」两个大字的屏幕──不管那出现在哪一边──看着穿着队服的蓝雨选手们鱼贯而出,朝着方世镜和其他人在聚光灯下的身影送上热烈的掌声。赛后的记者会他们会等到隔天在看录像,黄少天还直接跟一旁苦笑着的方世镜说方队啊你跟电视上看起来怎么就这么不像呢。

 

 

 

    有传闻说方队打完这场比赛以后也要退役了。这件事在黄少天某次的询问下获得了本人的亲口证实,他笑笑着叹了一口气说这下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又得换人啦,然后拍拍喻文州的肩膀。重量透过一层布料传来温暖,沉甸甸地。

 

 

 

 

 

    第三赛季的冬天联盟弄了个噱头,后来作为「荣耀全明星赛」而被广为人知的节目,一开始其实更像是个粉丝会。所有的职业选手齐聚一堂,场面很是盛大。黄少天和喻文州自然是能拿到观众席的几个好位子,他们在底下看着叶秋一柄战矛挑翻了所有上台叫阵的新秀,包含那个脾性古怪,令人捉摸不定的微草选手。   黄少天的拳头在膝上紧紧握起,眼底燃烧的全是战意。喻文州看着他的样子,也感受到一股热血在自己身体里汹涌。

 

    他们都迫不及待。

 

    索克萨尔在最后的团队友谊赛上场的时候,他们站起来在主持人说出「蓝雨队长──方世镜」的时候尖叫大吼,自己都要听不见自己的喊声,然后喻文州听到黄少天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欸文州明年就换我们了呢,到时候也可以向叶秋挑战了,想到就觉得热血沸腾啊,而且到时候主持人就会大喊蓝雨队长──喻文州什么的,感觉超帅气!」

 

    听到这最后一句话的喻文州抬了抬眉毛。

 

   「就这么肯定我是队长?」

 

   「凭什么说你不是?索克萨尔的操作者本来就一直是蓝雨的队长啊你看看从魏老大到方队接下来就换你啦。」

 

   「因为少天比较厉害啊,我还不能打单挑。」

 

   「啧啧文州你太嫩啦亏你还是玩儿战术的!我跟你赌方队绝对会选你当队长,你比我适合干这活啊,赌注就是麻辣锅啦!最近天气冷好想吃火锅啊,不过听说火锅热量很高的吃多会肥不过反正我们两个都很瘦……」

 

    于是这事就在喻文州模棱两可的态度中被定下了。后来黄少天一边戳着辣锅里的豆腐一边说看吧我就知道我料事如神,而喻文州一边把锅里的白菜捞出来一边说对对对黄大仙你的豆腐已经可以吃了。他拿起手边的果汁和黄少天碰了碰杯,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黄少天用筷子把浸成近乎深红色的冻豆腐分成两半,热气冉冉冒上来晕糊了他的面貌。他直接一口咬下其中一半──然后大喊了几声好烫,却夹起另一块到喻文州眼前,后者挑了挑眉角。黄少天就把豆腐拿回来吹了两下后又放到他面前,喻文州只好无奈地笑了笑张嘴吃下,然后夹了一片白菜给他。冻豆腐的汤汁迸射在口中,辣与烫混合在一起,融合成一片留在喉咙的烧灼。

 

    然后黄少天隔着蒸气,很认真地看着他,「我们要赢啊,队长。」

 

    却看到喻文州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我们会赢。」

 

 

 

 

 

    新年的指标通常是鞭炮,但今年却成了手机,掐着点稳稳的在手表指针移到垂直的时候响起。熟悉的名字,熟悉的号码。一接起来喻文州就听到黄少天对他大吼了一句新年快乐,剩下的声音被鞭炮的爆破声和小孩子的尖叫盖过,便成了一片嗡嗡响着的杂音。黄少天似乎是在找一个可以不被干扰的地方,背景的声音像是被吸去一样逐渐变小。

 

   「唉唉文州不好意思啊,真是的吵成这样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了啊,然后那啥新年快乐啊,你那边还好吧?」

 

   「少天也新年快乐,这里一切都好,你呢?」

 

   「唉闹腾得很咧你也听到了吧,唉简直可以说是吵死了。刚刚更吵简直要把我家的屋顶给掀了,啧啧啧也不好好吃年夜饭就光顾着说……」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一整家子的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又霍地笑出声来。他想他大概是第一个听到黄少天嫌别人话多的人,决定把这个荒谬的小笑话当成一个秘密存在心底。对面又讲了些什么他没听清,之后电话突然就断线了,大概是新年网络繁忙的缘故。

 

    于是黄少天也就顺理成章地把还没形成的话语吞了回去。

 

 

 

 

 

    刚过完年训练生们都呈现一种寒假刚收假的颓废感,战队也很体贴地逼得不太紧,大家轻松训练。

 

    而黄少天不知怎地就趁喻文州不在时缩到他的计算机椅上,膝盖压到胸前,脑袋垂着,一副在沉思的模样。其他人看到笑着说黄少就算你这样也是不会和喻文州一样聪明的,被他一连串闷声的滚滚滚滚滚给挡了回来,然后继续他那个有些别扭的姿势,也不知道在图个什么,甚至就似乎直接这样睡着了。喻文州一走进来就看到所有人看看他又看看黄少天,最后非常有志一同地专心面对屏幕──至少是表面上的。喻文州苦笑着向前去,黄少天大概是睡得太熟,竟动也不动。他轻轻伸出手去,却在指尖碰触到翘起的发尾时猛地收了回来。他想了一下,把黄少天的椅子拖了过来,斜着一边用自己的计算机看视频。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黄少天藏起来的,圆睁着的眼睛。

 

 

 

    而后来黄少天就没有再用错喻文州的杯子,喻文州也没有在吃饭的时候习惯性地帮黄少天多夹一些青菜。但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变多了,喻文州把黄少天的号码设成仅在他母亲之后的快捷键,即使他们都放假在家也会花上把个小时在讲电话或传简讯。黄少天突然发现他已经记住了所有喻文州喜欢与不喜欢吃的菜,每次他们一起去吃饭都是喻文州找位置,他去点菜,有时候也会交换他们都喜欢的菜色吃。

 

    两个人都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

 

 

 

TBC.

 

评论
热度(19)
  1. 今三雞爪一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左路狹道口
© 雞爪一號 | Powered by LOFTER